江苏快3走势图彩乐乐 江苏快3推荐豹子号 彩种江苏快3 360彩票江苏快3 江苏快3和值大小预测 江苏快3直播开奖结果 江苏快3一定牛走势图 江苏快3走势图江苏快3走势图 官方江苏快3下载 江苏快3改单 江苏快3投注软件下载 江苏快3计划精准在线 江苏快3网上买不到 江苏快3推荐号码三同号 江苏快3号码遗漏表
即日起,新書預購79

博客來 誠品 金石堂 讀冊 三民 皇冠讀樂網 

第五十六章 這真的是決賽?

陰星流下意識起身,姬雲飛及時拉住他,提醒道:「比賽還沒結束。」 不管他想做什麼,都不行! 可是……陰星流才一猶豫,再看向擂台,只見光芒漸褪,台上兩人的身影也顯現出來。 端木玖毫髮無傷,已經返身退回原來的位置,怡然而立。 「?#20063;?#24471;果然沒錯。」 「猜什麼?#20426;?#38512;星柔臉色不太好看。 白白浪費了一次機會。 「那個,應該是反擊型的魂器吧?可以把對方攻擊妳的招數與威力,瞬間反轉給對方。」而且,還不會傷到自己。 就不知道這魂器是幾星級,她的「流影」能不能打破它? 「哼!」陰星柔不承認,也不否認。 看穿又怎麼樣? 「迴逆」反擊的力量是無差別的,無論對誰都一樣。 她不怕端木玖出手攻擊,就怕她攻擊的力道太小。 那就一點也不好玩了。 「妳是?#30343;?#22312;想,不怕我主動攻擊妳,就怕我攻擊妳時的威力不夠強悍,那妳就一點樂趣也沒有了?#20426;?#23567;玖說道。 陰星柔心一虛。 「妳,胡說什麼!」 「沒關係呀,現在是決賽,不想打敗對手的,?#30343;?#22909;參賽者。妳想看到我自己打自己,我還想看到妳五體投地撲下台呢!」她多誠實呀! 「噗……」才緊張了一下,姬雲飛又開始抱肚子了。 這決賽,絕對是他看過的,有史以來最好笑的決賽。 急急站起來的陰星流,默默又坐了回去。 他、好像擔心得太多餘了。 石昊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比賽的人?#30343;?#20182;,台上的人打得再用力,也傷不到他們,不用緊張啊。 「妳!簡直胡說八道!」陰星柔語氣尖銳。 「妳!完全口是心非!」學她尖叫──好傷喉嚨。 陰星柔講不過,立刻出手攻擊。 端木玖側身避過,還順便打了她手臂一下。 「啊!」陰星柔低叫一聲。 「速度太慢,差評!」端木玖點評道。 陰星柔手肘一彎立刻變招,端木玖收勢一推一擋,就把陰星柔給推走兩、三步。 「下盤不穩,差評!」 陰星柔回身再攻。 「力道不足,差評!」 「威力太小,差評!」 「方向偏了,差評!」 「距離不對,差評!」 「左右不分,差評……」 每一次對招,就「差評」一次。 一時間,擂台上的聲音滿滿都是「差評、差評、差評、差評……」,聽得台下觀眾一陣傻眼。 這點評,比師父還嚴格啊! 眾人才感嘆著,突然又聽到一句── 「表情太醜,差評!」 「噗!」噴茶。 ?#28014;?#21683;咳咳!」被水嗆到。 距離擂台最近的五人都忍不住一陣笑,連表情很冷的陰星流,臉上都出現淡淡的笑意。 表情很呆的石昊,則是有點目瞪口呆,然後低頭,繼續寫寫寫。 「比武?#23567;?#36996;可以嫌棄對方表情太醜?#20426;?#23020;雲飛覺得今天,自己真的也是長見識了。 話說,大家你死?#19968;?#30340;拚力氣拚魂力的時候,還可以表情美美的、宛如仙人嗎? 不可能的吧! 不過,這句批評,絕對足以氣煞任何一個女子,尤其是,平常自認為美女的女人。 九小姐真是別人哪裡?#22411;礎?#22905;就往哪裡戳啊! 「嗯。」石昊臉也不抬就點頭,把這句也記起來了。 「端木家的九小姐,感覺很有趣啊。」 「嗯。」 「不如,等比完了,我們去認識她一下。」 「嗯。」 「阿昊,給點別的回答好嗎?#20426;? 「喔。」 姬雲飛:?#28014;? 這期間,台上比鬥仍然在繼續,陰星柔被氣得不斷攻擊,卻招?#26032;?#31354;。這情況,看得坐在評審位置的陰月宇,搖了搖頭。 「怎麼了?#20426;?#22352;在他旁邊位置,傭兵公會代表正好看見他搖頭的動作,好奇地問道。 「沒什麼,小輩們太不爭氣而已。」陰月宇羽扇輕搖。 傭兵公會代表看著擂台上,完全被耍著玩的陰星柔。 「比武爭強,有輸就有贏,她很不錯了。」 雖然被耍著玩,但是個人賽能比到決賽,這已經是年輕一輩裡,全大陸數一數二的實力。 有這種後輩,怎麼著也該滿意了。 陰月宇只一笑。 如果要說「很不錯」,那也?#30343;?#38512;星柔,而是陰星流。 可惜,他沒有一個好的魂器、也沒有好的後盾,連契約的魔獸,都被算計成重傷,無法助戰。 「啊!」台上陰星柔突然痛叫一聲,踉蹌了好幾步才站穩。 「體力不好,差評!耐力太弱,差評!」端木玖一臉嫌棄地說道。 比武開始到現在不過半個時辰,竟然就已經氣喘吁吁了。好歹也是個天?#38512;?#21543;,怎麼體力這麼不中用? 這要是放到戰場上,就是個炮灰的分兒。 「妳才體力不……好、耐力……太弱!」 「說句話都要大喘氣,如果我想殺妳,妳現在已經死了。」端木玖看著她,實話實說。 這實力竟然可以比到決賽,到底是她運氣太好,還是這屆的參賽者實力都不行? 忍不住懷疑地瞄了台下那五個一眼。 台下的五人,在被瞄的那一刻同時莫名地挺了挺胸──不明白為什麼要挺胸,就是直覺。 陰星柔魂力一轉,氣不喘了,同時也冷靜下來,轉回過身,冷哼一句:「殺我?妳有這種本事嗎?端木玖,不要把我一時的失手,當成妳的實力。」 「妳這是『一時失手』?失手的時間會不會也太久了?!」端木玖一臉震驚地看著她。 姬雲飛、石昊、公孫憬、雷鈞、陰星流:?#28014;? 說得好有道理,但怎麼聽起來就這麼令人想笑呢? 姬雲飛又抱肚子了,要忍著不笑出聲,肚子有點痛。 再看旁邊四個。很好,大家都差不多,?#30343;?#21162;力在忍住,沒像他一樣抱肚子而已,所以他也不算太沒形象。 自我安?#23458;?#30050;,姬雲飛卻聽見後方傳來聲音──聲音不大,但足夠讓附近百人聽到,然後再傳出去了。 「真的太久了。」北御?#21834;?#20210;奎一滿臉贊同。 小玖說得沒錯,這「一時失手」也太久了,對手如果有殺意,她早?#36864;?#32761;翹了。 「足夠被人殺至少十次。」端木傲?#21448;?#35498;道。 「我們的小玖,心太軟了。」端木風嘆氣地搖搖頭。 「這點,該改。」秉持身為?#25913;?#29240;」的責任,北御前表情嚴肅地又點點頭,決定等個人賽結束,要好好教育一下小玖。 關於應該怎麼對付敵人這件事,她要再多記一點。 「要好好教。」端木傲也一臉嚴肅地看著北御?#21834;? 「要好好教。」端木風跟著說道,一副「此一重責大任就託付於你」的慎重樣。 北御前:?#28014;? 「你們兩個怎麼不自己教?#20426;怪?#22862;一好奇地問。 「妹妹,是需要疼的。」端木傲回道。 「太嚴肅會嚇到妹妹。」端木風?#19981;?#36947;。 北叔叔就沒關係了。 小玖是他一手帶大的,小玖一定很習慣他嚴肅的表情,也會乖乖聽話。 萬一小玖被嚇到了、或是傷心了,也不用擔心,他們會馬上安慰妹妹的。 仲奎一:?#28014;?#36889;兩小子的表情,可以再直白一點。 不就是不想在小玖面前當壞人嘛!所以壞人叫阿北?#25943;? 但是這兩兄弟是?#30343;?#22826;小看小玖了? 一個能被他師父看?#23567;?#25910;為小徒弟,又一路闖端木家族、連禁地都沒放過、還平平安?#19981;?#20358;的人,膽子會小、會害怕? 想太多了吧! 「我覺得,阿北不會兇小玖。?#24618;?#22862;一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說道。 不會嗎? 兩兄弟同時疑問的眼神──但是,下一秒端木風就想到了,表情變成「我怎麼那麼傻」的懊惱臉。 「的確不會。」 端木傲看著他。 「北叔叔一直陪著小玖,就連被驅出帝都,他也帶著小玖前往西岩城,在沒有家族庇廕的時候,一個人護著小玖,也平平安安將小玖帶大了……」這世上若論誰最疼小玖,北叔叔絕對是其中之一。 端木傲沉默了一會兒。 「以後,我會照顧她。」 「四哥搶了我的話了。」端木風懶懶地說道。 「你不走了嗎?#20426;?#31471;木傲問道。 「暫時不。」小玖在這裡,他會繼續留下。 端木?#37327;?#33879;一張臉。 ?#29238;?#20154;照顧各人的。」 「可以。」 仲奎一覺得,這兩兄弟的對話聽起來真像是:我要買這隻寵物,你也要買這隻? 對。 那各買各的。 明明買的是同一隻,卻分別付錢,然後帶同一隻寵物一起回家,輪流或一起餵食。 ……仲奎一被自?#21512;?#20687;的畫面囧到了。 連忙搖搖頭,甩開畫面。 絕對不能被別人知道他把小師妹比喻為寵物,否則不說小師妹、師父,光是旁邊這三隻「護玖狂魔」,就足夠讓他趴下了。 這時候,擂台上。 陰星柔無意間看見評審看台上,陰月宇的目光,當下心中一凜,迅速冷靜下來,緩和?#26408;常?#19981;再怒氣騰騰。 「看不起陰家的人,終究要付出慘痛的代價。」她緩緩說道。 端木玖一聽,頓時笑了。 「那真巧,通常想讓我付出代價的人,自己總會先學到教訓。」 兩人目光相對,空氣間驀然一凝。 陰星柔輕喝一聲:「小天!」 陰星柔身上魂力一凝,三星天?#38512;?#30340;?#38512;?#21360;浮現,一道流光同時自她身上飛出。 一隻站起來與成人同高、體態有成人五倍大的深灰色三尾貓隨即現身,長又膨的三尾一動,頓時擋住一方視線。 「三尾。」雷鈞正好看到這個。 「聖獸。」公孫憬判斷道。 「是她的契約獸,飛天貓。」陰星流不必細看就知道。 「竟然現在才出現?!」姬雲飛訝異。 不靠魔獸能晉到決賽,這被端木玖耍著玩的陰星柔,也?#30343;?#20840;沒本事的呀! 「魂器。」石昊言簡意賅。 姬雲飛遲鈍兩秒鐘,才意會他的意思。 想到那個「一鏡迴逆」,突然同情地看了陰星流一眼。 「你們家重女輕男啊。」 陰星柔一身戰鎧,三星魂器。 陰星流這一身,不太靠譜的二星魂器。 陰星柔?#26032;}獸。 那個能反射敵人招式的魂器,至少四星。 陰星流有什麼? 「你有魔獸嗎?#20426;? 「?#23567;!? 「那……」怎麼沒見牠出場? 「牠受傷了。」就在個人賽開始前三天。 「傷得很重?#20426;?#20844;孫憬關心地問道。 「一個月後,應該能復原。」 「那就好。」公孫憬不再問了。 契約魔獸會在賽前受傷,這可能是巧合。 但出身世家,世?#24050;e那點競爭和暗算,在座每個人都懂,不必多問,大概也能猜出狀況。 他們這一代的世家子弟,大多互相認識,?#30343;?#29087;或?#30343;臁?#26377;沒有私交的差別而已。 以個人賽前八名為例。 因為父輩相熟,商會少主姬雲飛和煉器師公會會長兒子的石昊幾乎是從小一起長大,交情自然好。 公孫家一向處事中立、與人為善,公孫憬?#25512;?#20182;人?#36864;?#27794;有私交,也有點頭之交。 雷鈞是傭兵公會會長的小兒子,個性爽朗、不拘小節,跟大多數人都相處得來。 歐陽明寬出身歐陽家,自視甚高。自大?#30343;?#22750;毛病,教人受不了的是他記仇又善妒,一般人很難跟他交情好。 陰星流和陰星柔,都是陰家主的兒女。 陰家主有很多兒女,其中最疼的就是陰星柔,因為她們母女的個性與行事作風,那真是一脈相承,所以她從小得到的各種修練資源,也是最好的──姬雲飛對她是敬而遠之。 相較之下,陰星流的待遇就比較讓人唏噓一點。 他的天賦與實力,可以說是陰家主眾兒女中最出色的,可惜是個男的。 陰家重女勝於?#23567;? 這就注定即使他再出色,也得不到母親兼家主的另眼相待。 至於父親……聽說人早已不在了,自然更沒有人能替他爭取什麼。 萬幸的是,陰星流雖然沉默、不擅與人相處,但個性正直、光明磊落,所以同一代的世家子弟對他的觀感並不差。 ?#30343;牽?#36889;樣的人偏偏是陰家主的兒子,還是不怎麼受重視的兒子,有點可惜了。 最後,他們最?#30343;?#30340;,就是正在台上、首現實力的端木玖。 她五歲就被驅出帝都,十年後重回,可以說給了大家一個大驚嚇。 在帝?#21363;?#27604;個人賽中,力壓眾家子弟的九小姐,絕對是異軍突起。 「啊!」姬雲飛突然叫了一聲。 石昊抬起頭看他,其他人也望過來。 「我忘記下注了。」這麼重要的事,他竟然、忘、記、了! 「我?#23567;!?#30707;昊說道。 陰星流默默點頭,他也有下。 同樣沒下注的公孫憬和雷鈞震驚地看他。 公孫憬好奇地問:「你什麼時候下的注?#20426;?#20182;被陰星柔打下台後,根本沒離開過這裡。 「一開始就下了。」 「你沒下自己贏?#20426;?#38647;鈞也好奇。 陰星流沒回答,?#30343;?#25622;搖頭。 不能鎧化、沒有攻擊性魂器,單憑魂力,他破不了陰星柔的魂器。 「你一開始就看好端木玖,覺得她會贏?#20426;?#23020;雲飛更訝異。 「嗯。」陰星流點頭。 「為什麼?#20426;? 他會看好端木玖,是看到初賽,她一劍將其他對手統統揮下台的模樣,才對她?#34892;?#24515;的。 「直覺。」 ?#28014;?#24456;好、很強大的理由,姬雲飛完全無言以對。 但還有一個可以問。 他轉向石昊,語氣可沒那麼客氣了,直接問:「你又是什麼時候下的注?#20426;? 「拉肚子。」 聽到這三個字,姬雲飛英俊的臉忍不住扭曲了一下。 「你、怎麼、沒?#23567;?#25552;醒、我?#20426;?#35498;好的竹馬情呢?就一個人去賺賭金,良心不會痛嗎? 「你很忙。」在台上比賽。「我有幫你下注。」 「真的?!」姬雲飛表情一變。「下多少?#20426;? 「一百金。」 ?#28014;?#36889;麼少?#20426;? 「零錢。」 ?#28014;?#36889;紙糊的竹馬情。 「有,總比沒有好。」雷鈞幽幽地說。 一百金,以端木玖的賠率來算,只要她贏,姬雲飛也賺了好大一筆錢。 這可是白得的,你好意思抱怨? 他忘記了可沒別人幫他下,所以待會?#21756;B一點零花錢都得不到,他都還沒哀怨呢! 姬雲飛這一抱怨,不只雷鈞看他的眼神幽?#27169;?#36899;公孫憬都瞥了他好幾眼。 ?#39640;饋?#21621;呵,呵呵。」姬雲飛呆笑。 這?#30343;?#32722;慣了嗎?他的零花錢都沒這麼少啊,一時之間不適應嘛。 「扣一百。」石昊也看了他一眼,面無表情地說。 「別啊……阿昊,我們誰跟誰,這麼點小金子,你就不要跟我計較了。」姬雲飛連忙摟住他的肩,一副好兄弟樣。 看著平常風度翩翩、舉止有度的少年天才,現在努力陪笑陪小心,其他三人都忍不住笑。 這五個是自顧自講得很開心,但台上的氣氛,一直很肅殺。 在飛天貓出現的那一刻,魔獸的兇性和殺意直接透了出來。 感受到主人憤憤的心思,牠對著端木玖,直接兇狠地?#39640;?#21606;……」,叫了一聲。 明明是貓叫,聽起來卻像獅吼一樣威猛,在場修為低一點的觀眾,頓時都有點耳鳴。 這讓一直默默待在端木玖肩上,瞇著眼養神的小狐狸很不高興,狐眼一睜! 喵啥喵?!太吵了! 飛天貓威武的氣勢突然一頓,只覺得一股?#27627;?#24478;四面八方壓迫而來。 牠受不住立刻收斂了氣勢,蹲坐在主人身邊,頭再不敢抬得高高的,而是微微低下來。 「小天,鎧化!」陰星柔下令。 ?#39640;鰲?#21941;呦!」飛天貓是很想服從命令,問題是,做不到啊! 牠現在,有一種無法動彈的感覺。 那像是無處不在的血脈壓迫,讓飛天貓很想一奔千萬里,離得遠遠的──偏偏牠腳軟了。 借助陰星柔的魂力支援,牠才沒有瑟瑟發抖,抖掉身為一隻聖獸該有的威風。 陰星柔臉色微變。 「為什麼不行?#20426;?#22905;在識海裡問。 「主人,我、我被壓制住了。」 「被壓制??#30343;?#40636;壓制?在哪裡?#20426;? 「不知道,只知道,很強、很強的威壓,我完全不敢亂看,只想逃,或者伏地……臣服……」 陰星柔一聽,立刻抬眼,迅速看向四周。 魔獸天生就依血脈純度分出等級高低,等級低者,面對血脈高等的,會有臣服的念頭、實力也會被壓制,無法完全發揮。 那是源自於血脈的本能。 可如果是壓制得連頭都不敢抬,這就表示血脈的差距相當大。 但是,小天是聖獸,?#36864;?#26159;神獸也不可能讓小天害怕成這樣。 難道還有更高等的魔獸嗎? 如果有,為什麼其他人都沒反應? 端木玖肩上的小狐狸有讓她多看一秒,但隨即又轉開。 她的小天是聖獸,那隻火狐狸,頂多和小天同階,不可能給小天那麼大的壓制。 那麼,到底是什麼壓制了小天?在哪裡? 「好大隻的貓。」端木玖則一臉好奇地打量這隻──體型比人大五倍、頭不敢抬起來的貓。 這哪裡算大隻? 小狐狸深深覺得,他家小玖少見多怪。 「毛色看起來還不錯。」她評斷。 「這毛色叫不錯?!」小狐狸在她識海裡叫,非常嫌棄。 ?#29238;?#20320;當然不能比,但以一般標準來說,可以了。」 經過夏侯凜、端木傲和北御前三個人各種方面的常識普及,小玖現在已經不像剛恢復神智時那麼小白了。 她也知道,無論是成長到聖獸的魔獸,或原本就是聖獸血統的魔獸,在天魂大陸上,都屬於罕見、?#38512;?#20497;想爭搶契約的魔獸。 至於神獸──那是傳說中的魔獸,只要一出現──不,是只要有一點消息,必然轟動整個大陸。 所以聖獸,是很稀奇又寶貝的;聖獸的毛皮,很珍貴。 他們不能太嫌棄。 這個說法還可以,小狐狸接受。 「妳喜歡?#20426;? 小狐狸準備好,只要她說喜歡,就讓這隻貓立刻變禿毛。 聖獸的皮毛製成的鎧甲,在這片大陸上也算稀奇貨,讓小玖煉製著玩、穿著玩,很可以。 「普通。」 感覺到牠的想法,小玖回答得很保守,心裡有點汗。 讓一隻毛孩子變成禿毛孩……有點罪過。 「普通?#20426;? 小狐狸糾結了。 這個答案,到底要不要讓這隻貓變禿毛? 「有你就好了,我不需要其他的毛。」 端木玖摸了摸牠,看著陰星柔氣急敗壞地?#36820;?#39746;力、收回魔獸的同時,身形瞬間移動! 眨眼間她已經閃身到陰星柔面前,劍尖抵著她的喉嚨:「認?#25943;?#27794;命,選一個?#20426;? 「妳偷襲?!」陰星柔一愣之後,惱怒地叫道。 「謝謝稱讚。」 「我沒在稱讚妳!」 端木玖好脾氣地對她笑了笑,不過說出口的話像嚴冬寒風一樣無情:「快選,不要浪費大家的時間。」 陰星柔的表情不動聲色,手握魂器,再握住劍:「該認輸的是妳!」一鏡迴逆! 端木玖手上的劍頓時被魂器彈開,偏離了原本抵著陰星柔脖子的位置,陰星柔立刻以魂力朝她拍出一掌。 小玖的左手同樣以魂力回擊。 ?#27010;盡?#19968;聲。 陰星柔整個人往後退了好幾步,差點退出擂台,小玖則是借勢小小飛退一步。 本來應該輕巧落地的身形,卻因為她臨時變步,左腳尖輕一點地後,整個人又迅疾飛身向前,一劍刺出── 所有人忍不住屏住氣息,尤其是陰家人,更是看得呼吸一窒,眼看劍尖就要刺中陰星柔。 陰星柔反手,將魂器護在胸口。 想贏她、想殺她?想得美! 有母親特意為她煉製的魂器,任何人想傷她,都等著被反傷吧! 在劍尖刺中魂器時,她得意地開口:「一鏡……」但才說了兩個字,她含笑的面色突然一變。 隨即?#21733;I」一聲。 小玖的劍,再往前一吋。 ?#39640;眩 ? 陰星柔手?#24418;?#20303;的魂器頓時破碎,劍尖刺進她胸口,痛得讓她吐出血。 ?#39640;潰 ?#24863;覺到生命危險,小天也顧不得害怕,身體直接為了盾護在她胸口,不讓流?#38712;?#24448;前刺。 ?#30343;牽?#31934;神上的?#27627;Γ?#35731;小天連化形都不能了,只能直接附在陰星柔身上,幫忙擋下流影劍的劍勢。 「住手!」 看台上的陰月宇喝止一聲,聖階的氣勢頓時?#21512;?#31471;木玖,意欲逼退她。 雖然?#30343;?#37341;對其他人,但是聖階氣勢一出,周圍的人無差別都感受到了功力,現場頓時一片驚慌。 坐在擂台下的五人立刻站起身,各自防禦;在觀眾台上的北御前等人,同樣起身,準備小玖一?#24418;?#38570;立刻衝向?#21834;? 「陰長?#31232;!?#20653;兵公會的代表反應最快,他起身一擋,頓時化解掉大部分的威壓。 皇室代表同樣側身擋在他身前:「身為裁判與見證人,你想干擾比賽嗎?#20426;? 「當然沒?#23567;!?#38512;月宇不慌不忙地道:「我?#30343;且?#21578;訴裁判,這一場比試,陰星柔認?#25943;!? 做為陰家長輩,他有這個權力。 「認輸,需要出手嗎?#20426;?#31471;木家長老不客氣地問道。 「我?#30343;?#25812;心自家小輩,不希望她受傷。」 「在這裡的人,誰不擔心自己家小輩,就你忍不住?#21487;?#25794;台了還怕受傷,你家小輩不如不要來了!」端木長老冷哼道。 「是我衝動了。」陰月宇面色不變,對所有人拱手一禮為?#28014;!?#26143;柔是敝家主最疼愛的女兒,所以我難免會擔心一點。擂台上,勝敗或受傷是常事,但這樣的個人賽,生死大事,能避免還是避免得好,各位的想法應該也一?#24433;桑俊? 這話,雖然聽著還是有點刺耳,但勉強可以聽得下去。 只不過,家主最疼愛的女兒……陰月宇是想告訴他們什麼? 陰月宇說完,就對台上的陰星柔說道:「認?#25943;!? 「迴逆」雖然破裂,但是陰星柔還是?#28010;?#25569;著抵住胸口的劍,白著臉色,硬撐著不肯認?#25943;? 「認、?#25943;!?#38512;月宇?#21448;?#35486;氣。 陰星柔眼眶一紅,輕咳一聲:「我,認、?#25943;!? 一旁的裁判立刻宣布:「帝?#21363;?#27604;個人賽決賽,勝者:端木玖。」 競技場上靜默三秒鐘,緊?#21448;?#23601;是一陣嘩然、一陣喧嘩。 「她、她贏了?!」 「本屆個人賽冠軍……」 「端木世家,九小姐……」 怎麼感覺有點不真實呢? 往年歷屆個人賽,哪一屆?#30343;?#27604;得大家頭破血流、驚險萬分又千辛萬苦、流血流汗,讓人看得熱血沸騰的? 但是現在,有嗎? 有啦,他們都被驚得心臟差點不跳了。 但是,是被這個結果驚的。 他們沒?#26143;?#36763;萬苦,只看到九小姐,一副輕鬆樣就贏了。 這真的是決賽嗎? 冠軍真的是一臉輕鬆的端木九小姐? 可是她贏了,是事實。 陰星柔──好歹是個二星天?#38512;煛? 底下坐著的那五個,也?#30343;?#32025;糊的,是少年一輩中,十打十有實力、也有名聲的。 但他們,都沒晉級到最後決賽…… 然後大家都不看好的九小姐,逆襲了。 「廢材變天才?!」 怎麼感覺更不真實了呢? 他們有點暈,覺得在作夢。 「九小姐,以?#38712;?#19981;會是扮豬吃老虎的吧……」好教大家都不注意她。 「你扮給我看看?#20426;?#36996;要扮到被逐出帝都,窩在偏僻邊城十年喔! ?#28014;?#23565;不起,他扮不來。 「九小姐……今年好像才十五歲。」 「十五歲的天武師?!」等等,讓他靜靜,頭有點暈。 「這、這是破了天魂大陸有史以來的紀錄了吧?#20426;?#26377;點難以置信。 前大陸突破天階紀錄保持者年歲:十八歲。 現任天階突破者最低年歲:十五歲。 在他們完全沒有預料到的場面裡,大陸紀錄就被破了,而且還是被一個他們作夢都想不到的人給破了。這感覺,怎麼這麼像在作夢哩?! 可惜,?#30343;?#20316;夢,是真的。 在場眾人,還恍恍?#20415;薄? 而一聽到裁?#34892;?#24067;,端木玖?#34892;?#21487;惜地收回劍。 隨即?#39640;牙病?#19968;聲。 「迴逆」魂器,徹底變成一堆碎片,掉落地面;小天同時化為細小的流光,回到契約空間裡。 全場的人,又眼睜睜瞪著那堆碎片。 那是魂器。 還是個把陰星流弄成重傷的四星魂器。 就這樣碎了?! 莫?#30343;?#20491;假的吧! 他們又有種在作夢的感覺……好像什麼東西遇上端木玖,他們都要懷疑一下人生。 陰星柔同樣難以置信地瞪視著地面。 「我的『迴逆』……」不可能! 她抬頭,瞪向已經不看她,收劍側過身去,一手抱著小狐狸、悠悠哉哉的端木玖。 「妳的劍,是哪裡來的?是幾星魂器?!」陰星柔到現在還不敢相信,她的魂器竟然被毀了。 在天魂大陸,四星魂器已經是難得一見、?#30475;?#20986;現都會在拍賣會引起瘋搶的等級,難道端木玖的劍是……五星魂器?! 在場觀戰的?#38512;?#27494;師們同時想到:對喔! 能刺穿陰星柔手上的魂器,那端木玖手上的劍,也是魂器啊!而且等級顯然更高。 到底是幾星?他們好想知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看著端木玖,端木玖笑了一笑,轉身走下台的時候,才給了她一句回答── 「不告~訴妳~~」和你們。 慢、慢、猜、吧。 ?#28014;?#33707;名覺得,他們好像被得意地眩了一臉。 這語氣,好欠揍!
定價:220 元.特價: 79 174
定價:220 元.特價: 79 174
定價:220 元.特價: 79 174
定價:220 元.特價: 79 174
定價:220 元.特價: 79 174
江苏快3平台出租
江苏快3走势图彩乐乐 江苏快3推荐豹子号 彩种江苏快3 360彩票江苏快3 江苏快3和值大小预测 江苏快3直播开奖结果 江苏快3一定牛走势图 江苏快3走势图江苏快3走势图 官方江苏快3下载 江苏快3改单 江苏快3投注软件下载 江苏快3计划精准在线 江苏快3网上买不到 江苏快3推荐号码三同号 江苏快3号码遗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