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快3走势图彩乐乐 江苏快3推荐豹子号 彩种江苏快3 360彩票江苏快3 江苏快3和值大小预测 江苏快3直播开奖结果 江苏快3一定牛走势图 江苏快3走势图江苏快3走势图 官方江苏快3下载 江苏快3改单 江苏快3投注软件下载 江苏快3计划精准在线 江苏快3网上买不到 江苏快3推荐号码三同号 江苏快3号码遗漏表
「首先,請你先看一下這個。」
老醫師這麼說著,從文件夾裡抽出一張畫放在桌上,那是一張A4大小的畫紙,上面是2B鉛筆畫成的畫。
年輕(說是這麼說,但也三十多歲了)醫師看完畫後,?#39640;饋?#20102;一聲。他窺看坐在桌子對面的我的臉孔。
?#39640;@是你畫的嗎?」
聽到他的問題,我沉默地點點頭。老醫師在一旁說明:
?#39640;@是住院後在病房畫的畫。畫了非常多張同樣內容的畫……這是其中一張。」
「嗯……畫得、真好呢。」
年輕醫師大概受到不小驚嚇,為了隱藏動搖露出了勉強的微笑。?#19968;?#31572;他:
「我喜歡畫畫……或者該說,發生那個案件時,我正是以漫畫維生。」
「你是漫畫家嗎?」
「助手,當時我經常做兼職的漫畫助手。」
?#39640;@?#24433; ?
畫上是乍看之下非常異常的光?#21834;?
異常……相當殘酷、恐怖的光?#21834;?#24180;輕醫師會受到驚嚇也是難怪。
那是──
那是至今始終刻在我的腦海揮之不去,那個案件的現場……
年輕醫師皺著眉頭,始終盯著那張畫不放。他怎麼看待這張畫呢──我試著想像。
畫面中央大大畫出來的是一名年輕女性。如果只看她的臉孔,她的五官遠比一般人出色,非常端正……但是──

那名女性在那張畫中的模樣非常淒慘,是這樣的──
背部以難以置信的角度扭向後面,整個身體被誇張扭曲,四肢也不自然地彎曲著。身上的衣服也被撕裂,掛在手腕和大腿根部……她整個身體都被撕碎了。
頭部也跟四肢一樣被撕開,脖子的皮膚只剩下一小部分勉強和身體連在一起……接著是染遍她全身的鮮血。
從全身各處傷口噴出的大量鮮血流過倒在地上的身體周圍。血液形成的水窪,用黑色鉛筆用力塗滿,塗得比畫上其他部分還要深……

?#39640;@……」
年輕醫師從畫中抬起頭,再次窺看我。
?#39640;@……你為什麼要畫這樣的畫?」
我在內心?#39640;祝俊?#20102;一聲,問道:
「醫師,您沒聽說嗎?」
?#39640;潰?#37027;個……」
「我還沒告訴他。」
老醫師插嘴說。他從以前就是負責我的醫師,名叫大河?#21462;?
「我希望他能在一無所知的狀態和你見面。」
「──是嗎?」
「是的。」
大河內深深地低下頭。
「因此,若是可以,我希望能由你來告訴他。」
「我告訴他……那個案件嗎?」
「是的。」
大河內再次深深低頭,接著看向年輕醫師。剛剛才由大河內向我介紹的年輕醫師叫夢野,預定接替屆齡退休的大河內,負責我的診療。
「我先告退,接下來就交給你們了。」
老醫師說完起身,走出這間從我入院以來,一?#26412;?#20303;的這間精神科病棟的B○四號房。

*

「那麼就麻煩你告訴我了。」
夢野醫師端正坐姿,這麼對我說:
「你畫的那張畫,和『那個案件』有什麼關聯呢?」
「不是?#23567;?#20160;麼關聯』……」
?#19968;?#31572;他:
?#39640;@就是『那個案件』。」
「你的意思是?」
?#39640;@就是那個案件的現場。那天,她──由伊在那個房間裡,那樣……」
「……死了嗎?」
我想他是刻意不講「被殺的」。
?#20063;?#32943;定也不否認地動了一下脖子,然後低下頭長長地嘆了口氣。
唉,又要再說一次嗎?那個我已經說過幾十次、幾百次的那個案件……但是,我也只能整天被關在這間病房裡。如果被判斷「狀況不好」,甚至會被長時間綁在病床上,或是書桌、椅子被撤走。就算被認為「狀況良好」,也不會允許我外出,就連收音機也不會給我,讀的書也遭到限制。
既然沒有其他事情可以做,那麼對著新醫師再說一?#25991;?#20214;事……也沒有什麼不好,至少可以打發時間。
「請說。」
夢野說道:
「就當成整理你自己的內心想法,盡可能詳細地說。」
我雖然覺得已經耗費夠多心力整理內心想法了,但還是回答:
「我知道了。」
我緩緩抬起頭,開口說:
?#39640;@個案件的現場……」
我朝桌上的畫?#24230;?#35222;線,開始敘說:
「那棟房子的這個房間……是密室。」

*

1

那個房間是密室。
從室內緊緊鎖上,無法輕易從外?#30475;?#38283;的厚重木門。可怕?#24565;A感緊緊抓住我,當我們打破那扇門踏入室內之際,比我?#24565;A感更加可怕的光景正等著我們。
那是間有十幾帖大小的西式寢室。朝室內正面看去,是一張雙人?#30149;?#32780;她就倒在床邊的木頭地板上……
「由伊……」
我發出呻吟般的聲音,然後立刻大喊:
「由伊?!」
我第一眼就知道喊也沒用,她不可能回應我──然而,我就是非得喊出來不可。
她──由伊的樣子慘不忍睹,就像我之後所畫的一樣……
……以難以置信的角度被折彎的背部。被嚴重扭曲的身體。被拉了又扯,幾乎碎裂的四肢,以及和手腳一樣被撕碎?#24565;^部──然後……
染遍她全身的可怕顏色!
在她身邊的地板?#19979;?#24310;開來,甚至飛濺到牆壁和床上。從她的手腳、頸部以?#26696;?#37096;傷口噴出來的那個是?那是她的鮮血嗎?啊啊,怎麼可能……不、可是……?#20063;?#30001;得停止思考,不得不停止思考。
?#39640;@、這、這是?」
和我一起破門而入的讓次,只說了這些就陷入無語。
「哇!」
戰戰兢兢踏入房內的櫻子尖叫出聲,接著質問我:
「那、那是什麼……死了嗎?」
「看就知道了吧。」
我拚命保持冷靜地回答她,根本沒有必要靠近去確認呼吸和脈搏的有無。
?#39640;@到底是……太可怕了,到底為什麼會這樣……」
被折彎拉扯的身體,碎裂的四肢和頭部,染遍周遭的可怕顏色,以及──
籠罩室內的臭味。這股臭味和腐臭以及?#21028;?#29289;的味道不同,卻也同樣令人噁心、不快……一切都很不對勁,實在太詭異了。
「為什麼?為什麼會……」
?#39640;@個……」
讓次口齒不清地繼續說:
?#39640;@個……這不可能!這根本不是人!不是人的東西……」
「不是人的東西」……他到底想說什麼?
「她昨天晚上說的是真的。」
櫻子肩膀顫抖著說:
「她說這裡有不是人的東西。」
「不是人的、東西……」
我再次發出呻吟一般的聲音:
「或許吧,或許真的就是這樣。」
她──由伊的身體怎麼看就只可能是遭到非人的怪力破?#27169;?#24590;麼想都不可能是意外死亡或是自殺。絕不可能。當然也不可能是病死。這麼一來,她當然就是被什麼殺死的,但是……
「……這是密室。」
我看著周遭,拚命冷靜下來,努力試著進行現實的分析及解釋。
?#39640;@個房間明明是密室。」
沒有任何看似兇器的物品。是犯人帶走了嗎?抑或是,犯人沒有使用兇器,而是徒手將她的身體撕成那樣嗎?
「窗戶是關上的。」
我指著房內兩扇以上下方式開關的窗戶,不論哪一扇?#20860;i上不說,還從內?#37239;?#19978;了好幾塊厚重的?#26223;濉D景?#24478;以前就這麼釘上了,沒有任何拆下?#26223;?#36996;是破壞的痕跡。
?#39640;€有,這道門……」
這個房間的房門從裡面鎖上了,而?#20063;?#21482;一道。除了喇叭鎖之外,還有門閂、門鏈等等,高達八個鎖。全部?#20860;i上了;但是──
剛才我們以斧頭破門而入時,室內除了完全變了個樣子的由伊之外,沒有任何人。
密室──對,這個慘劇的現場完全就是密室。

2

我們四人抵達這裡時是前一天──八月上旬的星期五午後,我們當初的打算是在這棟海邊別墅裡度過?#34892;?#21050;激的週末。
我──山路悟當時二十四歲,是K大學的碩二生,隸屬文學研究科某個研究室的同時,經常會去當兼職的漫畫家助手。我盼望著未來可以當專職的漫畫家,因此念研究所多少也是為了可以延後出社會的時間。
其他三人,一人是我的高中同學鳥井讓次。我們念不同的大學,他順利地四年畢業,目前在IT相關的企業工作。以往的友人中,到這時候,我只和他保持往來。
另外兩人是女性,其中一人是若草櫻子。是讓次今年認識的OL,年紀?#20154;?#23567;,兩人目前似乎是「幾乎交往」?#24180;P係。
第四人名叫咲谷由伊。她在今年春天進入我所屬的研究室開設的研究生和大學生的共同課程。因為目前是大三,大概是二十歲或是二十一歲吧……
這棟別墅稱為?#24863;?#26376;莊」。
是原本的屋主,我的伯父命名的。五年多前伯父去世後,我父親便繼承了這棟別墅。在那之後,在幾乎沒什麼維修管理的情況下,據說這一帶的人都說這棟別墅是?#33145;?#23627;」。建築物本身是非常時髦的西洋宅邸風格,但是五年來都放著不管,已經徹底荒廢了。
是讓次提出在這棟星月莊度過夏天週末的想法。
「山路家的那棟別墅,在某個圈子裡很有名。」
「某個圈子?」
「靈異地點。」
「嗯,聽說是被叫作『鬼屋』?#30149;?#20294;是有那麼誇張嗎?」
「那裡被網路上的那類網站,搭配照片介紹了。明明是沒有人住的廢屋,到了晚上卻會出現燈光?#25512;?#24618;的人影之類的。」
「真的假的。」
「有一群人半夜潛入那棟房子試膽,在那之後,聽說其中一人死了,而且死因可疑。」
「對相關人士來說,這真是令人無法高興的傳?#21127;!?
「所以呢……我們自己去親眼確認吧。」
「那裡只是荒廢得很徹底,?#20063;?#35469;為會有妖怪還是幽靈出現喔,而且那裡也不是有奇怪機關的什麼『館』。」
「可是那裡不是就是有點怪怪的嗎,你以前也提過的。」
「嗯……是?#30149;!?
「你爸爸不會答應讓我?#20839;?#21966;?」
「那倒是不會……」
「好,那就決定了。」
讓次快活地說:
「我想帶認識的女孩子去,可以吧?」
「你打算在別人的別墅約會嗎?」
「她對靈異地點這類東西沒有抵抗力,拜託你?#30149;!?
他講到這個程度,我也無法狠心拒絕,畢竟是老朋友了。
因為我也很久沒去那裡,也有點想去看一下目前的狀況。身為屋主的父親一定馬上擺出漠不關心的表情,說「隨你高興」……
因此我再找了一個人,那人正是咲谷由伊。
她在教室裡是個比常人更認真、更有禮貌的學生。另一方面,比起實際年齡,她的外表顯得稚氣未脫。她散發著一股和眾人喜愛的華美無緣,莫名夢幻的氣質……我們在聚餐上聊了一段時間,交換了電子郵件,之後變得還算?#34892;?#20132;情。她似乎也對於我的漫畫家助手副業頗?#20449;d趣。
因此,在大學放暑假之前,我下了決心邀請她。
「是恐怖的房子嗎?」
一開始,她顯得?#34892;?#33288;致?#27604;薄?
?#39640;饋?#25105;有點害怕那種事情。」
不過隨著談話進行,她最後改變想法說:「那就去看看吧。」應該是因為她對我多少?#34892;?#22909;感吧。還有就是星月莊的所在地正巧就在她老家的隔壁鎮上,也有所幫助。
不可思議的是,我並沒有想要趁機推進和她?#24180;P係的邪念……我無法否認,自己對於春天時認識的她的確感受到?#25764;N魅力;然而我自己卻也不能確定這種感覺到?#23376;?#27794;有可能發展成愛情。
我們預計星期五晚上抵達後,住兩個晚上。在步行可抵達的地點有海水浴場,所以可以當成漫長暑假裡的短暫假期。
沒想到……

朽棄的荒宅、駭人的命案,以及?#24190;H的密室,「那個案件」的幕後黑手究竟是人?還不是人?絕對不能錯過「新本格推理30週年紀念」綾辻行人最珍貴的遺珠之作《不是人》!

Another

綾辻行人@著

定價:399元
特價:79315

Another episode S

綾辻行人@著

定價:300元
特價:79237

深泥丘奇談

綾辻行人@著

定價:260元
特價:79205

恐是恐怖電影的恐 深丘奇談?續

綾辻行人@著

定價:260元
特價:79205

殺人十角館【30週年紀念愛藏版】

綾辻行人@著

定價:399元
特價:79315

殺人奇面館

綾辻行人@著

定價:380元
特價:79300


江苏快3平台出租
江苏快3走势图彩乐乐 江苏快3推荐豹子号 彩种江苏快3 360彩票江苏快3 江苏快3和值大小预测 江苏快3直播开奖结果 江苏快3一定牛走势图 江苏快3走势图江苏快3走势图 官方江苏快3下载 江苏快3改单 江苏快3投注软件下载 江苏快3计划精准在线 江苏快3网上买不到 江苏快3推荐号码三同号 江苏快3号码遗漏表
电竞世界 切尔西1-1利物浦 疯狂之七电子游戏 塞维利亚对阵皇家贝蒂斯 幸运妖精试玩 澳洲幸运10开奖网 龙珠激斗下载 闲来宁夏麻将房卡价格 表情金币在线客服